《沁园春·长沙》中的典故化用

向下

《沁园春·长沙》中的典故化用

帖子  陆海明 于 周日 九月 25 2011, 09:49

《沁园春·长沙》中的典故化用
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竞力学校 刘兵
《沁园春·长沙》向读者展示了一代伟人***独特的秋天情怀,词中雄伟魄大的气势,不仅是词人博大胸襟的再现,更是他对中国命运前途的热切期待。而词中创造性的化用古诗词以增加文化底蕴,来自己对祖国的深情厚意,让词的韵味更见农致。古为今用的灵活运用,让词中的景物更多的承载了作者的深思与忧虑。下面笔者将简要分析本词中的几个典故,希望能对大家更加准确地理解全词有所帮助。



百舸,泛指船只众多。汉扬雄《方言》卷九:"南楚江湘,凡船大者谓之舸。"在扬的笔下,舸只有体积的量化,没有积极与消极的区别,呈现出一种静态的思索。而***笔下的“百舸”不仅有扬笔下的形状,更有百千的数量,千帆竞发,浩浩荡荡,多么阔大的意境,有一种积极向前的动态美,恰好表现了***笔下秋的灵气。



争流:见于三国魏嵇康《琴赋》:“尔乃颠波奔突,狂赴争流。”又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》卷上《言语》载晋顾恺之赞会稽山川之美曰:“千岩竞秀,万壑争流。”本为群波竞逐而涌流,是一种自然界的奇特景象,是诗人被动的映射。而***的词中则赋予了船以极强生命力,转以形容群舟争相行驶,有一种敢为人先的壮志豪情,反映了当时蓬勃发展的革命形势,真可谓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”。



鹰击:见于宋李昉等《太平御览》卷一四《天部》一四《霜》引《春秋感精符》:“杀伐之表,季秋霜始降,鹰隼击,王者顺,天行诛,以成肃杀之威。”又《汉书》卷二七《五行志》:“故立秋而鹰隼击。”皆谓搏杀凡鸟。而毛词中“鹰击长空”谓雄鹰展翅搏击长天,迅猛矫健,衬托出秋的“万类霜天竞自由”的蓬勃生命力,这是当时的形势使然,更是诗人广阔胸怀的体现。



翔:本指鸟儿不扇动翅膀地飞行。可参看《诗经·大雅·旱麓》:“鸢飞戾天,鱼跃于渊。”又见于三国魏曹植《情诗》诗中“游鱼潜渌水,翔鸟薄天飞”两句。鱼“潜”鸟“薄”静动映衬,在诗意的提炼上都达到了自然凑泊、了无痕迹的境界。是一幅安然无惊,自由畅朗的图画,它反衬出了曹子建内心的苦闷与恐惧。而***笔下的“鱼”则在清澈见底的江中悠然自乐,自得其所,何其快哉,从而引出平等是万物都享有的权利,间接的表达了作者平等、自由的思想观念。



峥嵘岁月:出于南朝宋鲍照《舞鹤赋》:“岁峥嵘而愁暮,心惆怅而哀离。”又见于宋陆游《十二月二十九日夜半雨雪作披衣起听》诗中:“明朝遂除夕,岁月惊峥嵘。”二句,皆为感叹流年之辞。而***同志则转用以指不平常的斗争岁月,将辛酸历程以豪放气语概括之,是“五岭逶迤腾细浪,乌蒙磅礴走泥丸”的气度的展现。



同学少年:出自杜甫的七言律诗《秋兴其三》:“同学少年多不贱,五陵裘马自轻肥”杜甫所说的是:昔日的同窗好友,如今大部分都功成名就,自己却穷困潦倒,毫无建树,体现了一种思索的无奈。而在***笔下则充满了忧国忧民的革命情怀的色彩:当年中流击水的“同学少年”,现在还能“意气风发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粪土当年万户侯”吗?



击水:语出于《庄子·逍遥游》:“鹏之徙于南冥也,水击三千里,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,去以六月息者也。”原文大意是:鹏南翔时,九万里而南为,与其他鸟雀不一样,以此展示鹏的鸿鹄志向, 非燕雀可比。而词中的“中流击水”体现了能“主沉浮”的青年一代迎难而上、视死如归的凌云志,***在自己的词中批注道:“击水,游泳。那时初学,盛夏水涨,几死者数。一群人终于坚持,直到隆冬,犹在江中。当时有一篇诗,都忘记了,只记得两句:自信人生二百年,会当水击三千里。”



整首词意境雄浑,气势豪迈,读来让人***澎湃,这不仅是一代伟人的人格魅力的集中展现,更是词中文化蕴含的光辉照耀。



附:曹植《情诗》、鲍照《舞鹤赋》、陆游《十二月二十九日夜半雨雪作披衣起听》



曹植《情诗》



微阴翳阳景,清风飘我衣。 游鱼潜渌水,翔鸟薄天飞。 眇眇客行士,徭役不得归。 始出严霜结,今来白露晞。 游者叹黍离,处者歌式微。 慷慨对嘉宾,凄怆内伤悲。



鲍照《舞鹤赋》



散幽经以验物,伟胎化之仙禽。钟浮旷之藻质,抱清迥之明心。指蓬壶而翻翰,望昆阆而扬音。澘日域以回骛,穷天步而高寻。践神区其既远,积灵祀而方多。精含丹而星曜,顶凝紫而烟华。引员吭之纤婉,顿修趾之洪姱。叠霜毛而弄影,振玉羽而临霞。朝戏于芝田,夕饮乎瑶池。厌江海而游泽,掩云罗而见羁。去帝乡之岑寂,归人寰之喧卑。岁峥嵘而愁暮,心惆怅而哀离。



于是穷阴杀节,急景凋年。骫沙振野,箕风动天。严严苦雾,皎皎悲泉。冰塞长河,雪满群山。既而氛昏夜歇,景物澄廓。星翻汉回,晓月将落。感寒鸡之早晨,怜霜雁之违漠。临惊风之萧条,对流光之照灼。唳清响于丹墀,舞飞容于金阁。始连轩以凤跄,终宛转而龙跃。踯躅徘徊,振迅腾摧。惊身蓬集,矫翅雪飞。离纲别赴,合绪相依。将兴中止,若往而归。飒沓矜顾,迁延迟暮。逸翮后尘,翱翥先路。指会规翔,临岐矩步。态有遗妍,貌无停趣。奔机逗节,角睐分形。长扬缓骛,并翼连声。轻迹凌乱,浮影交横。众变繁姿,参差洊密。烟交雾凝,若无毛质。风去雨还,不可谈悉。既散魂而荡目,迷不知其所之。忽星离而云罢,整神容而自持。仰天居之崇绝,更惆怅以惊思。



当是时也,燕姬色沮,巴童心耻。巾拂两停,丸剑双止。虽邯郸其敢伦,岂阳阿之能拟。入卫国而乘轩,出吴都而倾市。守驯养于千龄,结长悲于万里。



陆游《十二月二十九日夜半雨雪作披衣起听》



腊雪瑞丰登,春雨相发生,二者皆可贺,爱此打窗声。披衣起静听,萧萧乱疏更。岂惟肺渴苏,耳目为一清,孤灯不结花,相对翳复明。明朝遂除夕,岁月惊峥嵘。


陆海明
Admin

帖子数 : 262
注册日期 : 11-09-23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hnyqxyw.forumotion.com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