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那朵花儿

向下

我的那朵花儿

帖子  陆海明 于 周二 九月 27 2011, 14:09

我的那朵花儿
“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,在我生命的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……”
认识她的那个秋天,有很美的阳光。蓝天下,银杏把它金黄翠绿的痴迷肆意抛撒,她轻轻地走过小径,一片玲珑的叶悄无声息地缀在她的肩头。印象中,云淡风清。
后来碰到一道麻烦的物理题,别人让我去问高二物理组的一个小女生,传说中是何等的厉害。于是怀着忐忑的心寻了去。见了面,竟发现她便是那从画中走出的女孩。
那时,她刚洗过头,一绺绺湿漉漉的垂着,水顺着发丝,长成蝌蚪,她转过头,那些小蝌蚪就“咚”地挣断尾巴,游了下去,湿了她的衣角。她的面容很清秀,笑起来会露出两颗虎牙,我垂下头,脸微微地发热,仿佛听到风铃清脆的歌声。她开始讲题目了,思路确是清晰而流畅的,声音细细软软的,带着点四川的“ch-”的口音。后来我知道了,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:周兰珺。
从那之后,我便时常地和她讨论题目,她从不嫌烦地细心讲解,末了一个璨然的微笑。走在校园里,我也极希望逢着她,即使不讲话,并肩走着,心里也不知不觉暖洋洋亮堂堂。有人说她没个性,但在这个充斥着硝烟味的实验班里,她之于我,就像秋日里一束温晴恬然的阳光,或者一缕婉转清新的气流,这不是个性吗?
“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,好在曾经拥有我们的春秋和冬夏……”
这个学期,我搬入了寝室。与她空间距离靠近了,心也不知不觉地拉近了。
无意间发现,她也是很热爱音乐的,尤其是肖邦和莫扎特。简直难以想像,她那大叠大叠的物理书后,藏着多少张非常珍贵的CD。当她一一讲给我听时,海菲兹、鲁宾斯坦、帕格尼尼,是那么的亲切。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,鼻尖沁出一层微微的汗珠。
许多个有月亮的晚上,熄灯后,我的室友到隔壁寝室疯去了,她就会抱了CD机来我这儿。小心地关了门,并排坐在床沿上,用耳机听各种的提琴协奏曲、钢琴曲,最常听的还是肖邦全集,一遍遍地不厌倦。她闭着眼,头发遮住微倾的脸庞,起伏的胸口,表明着她匀称的呼吸。黑暗中,那些美妙的精灵蹁跹起舞。我不知道,那些眼前隐隐约约闪烁着的洁白光芒,究竟是月亮的清辉,还是音乐灵动的乐符,抑或来自右边的她。一个个夜晚,我们如此度过,床头留下她的清香。我想,她应是同时具有肖邦的浪漫与莫扎特的纯真的孩子吧。
一天,我在她的书上看到MP两个字母,问她。她莞尔,然后得意地说:“M代表Music和Mathmatic,P代表Physics和Philosophy,MP就是我的全部。”
她说到物理时,眼睛里有奇异的色彩,是因为太热爱了吧。与许多实验班的为保送而竞赛的同学不同,她真心实意地喜欢这一学科,那种热情,甚至感染到她身边的每一个人。
还记得我也曾一度讨厌物理,虽是拼命地学,却没有丝毫兴趣。有一次问她一道静电场的题,是在夜里。她批上衣出来,我们借着路灯微弱的光,站在过道里讲题目。神奇的是,那些枯燥的电荷、电场、电通量,从她的口中讲出来竟是那么有趣,甚至引人入胜,好像镀上了层熠熠生辉的银光。后来,我静电场学得很好,再后来物理成了我的最爱。她又露出两个虎牙,笑了。
每次我甜甜地叫“周兰珺姐姐”,她都会温柔地应“唉”,唇边便漾起一个春天。每次我唱起《那些花儿》,便会想起她,也许是一朵清纯的水仙吧,带着晶莹的露珠,圣洁的光辉,在某个月华如水的夜晚,嫣然开放。

陆海明
Admin

帖子数 : 262
注册日期 : 11-09-23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hnyqxyw.forumotion.com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